罪恶的,我的灵魂

hunter-gw 评论话剧《萨琳娜》 访问:1227   回复:0
 粉丝 48 | 评论 166 | 关注 1 写于:2017-01-13

在无处安放的空间里,游走而又得不到救赎,罪恶的,我的灵魂

“我觉得我并没有被救赎”

“你又没有罪过,为什么要被救赎”

“我觉得,我就是口中‘人们’,所以,我是罪恶的”

这是看完戏以后,我与朋友的对话。似乎经过一晚上睡意的打磨,并没有将我的罪恶感消除殆尽,我的心还是沉甸甸的。

《萨琳娜——最后的脊梁》下半场远比上半场好看许多。但是,纵观全剧,古希腊式的人物性格设定,还是有点薄弱。非爱即恨的萨琳娜,甚至,她复仇的因由也略微牵强。但是,不妨碍,我被她虐的眼泪直流。上半场抛去不谈,不过是一个从小被大家族领养的孩子长大了,被迫嫁给心仪之人的哥哥,而这个哥哥又是愚蠢的,暴虐的。当她看着哥哥死去,满以为可以和弟弟美满的生活的时候,却东窗事发惨遭驱逐,所以,她憎恨。但是最后的时候,她抱着新生儿穿过沙漠,似乎像当年的老人抱着强褓中的她,穿越沙漠,流浪,停歇。这是不是又是一个轮回。

且说下半场萨琳娜弑子那段,把整部剧推向了一个小高潮。

插一句题与本剧无关的事实,想说一下为什么我对这个特别难过。


2016年日本名古屋的水族馆的母海豚「露露(Lulu)」,在小海豚出生4天之后,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海豚是性格极其温和的动物,是不会轻易去伤害别的生物的,更何况是自己的孩子。迫使她做出这等反常举动的,只有绝望。我们以爱之名,行杀戮之实。露露是因为被圈养身患抑郁,正是这种痛苦,才让露露不想让自己的孩子重蹈覆辙。表演的时候,台下的观众有多开心,她们就有多痛苦。

海豚是因为人们的娱乐所圈养,而,萨琳娜则是被自己的仇恨所禁锢。

弑子之后,心若死灰般的绝望笼罩着她。她的仇人并没有全部杀死,在她看来,当初所有驱逐她的人,都是她的敌人。但她却再也燃不起复仇的欲念。这个和后来的她接受孩子的那种放弃复仇的心是两种状态。这是后话,一会儿再提。那个时间的萨琳娜,是让人心疼的。那种疼痛并不是肉体的折磨,风沙的侵蚀,而是灵魂上的无力,精神上的消弥。我甚至一度认为,复仇的萨琳娜还是幸福的,至少,那时候,她有引以为傲的儿子,那时候,她还有支持她的信念。也是这个时候,我认为,我是那个她口中的“人们”、“你们”、“他们”。我是那个罪而不自知的人。我,有罪,却不自知;我,有罪,却不极端;我,有罪,却得不到救赎。我,有罪,却不恶。我不会去践踏他人,却是麻木的看客,冷漠无爱,才是最利的凶器。

卡诺并不无辜,萨琳娜所遭遇的一切苦难并不是与之无关。所以,在经历一系列血案之后,两人陌生人一样的对白也得以理解。萨琳娜不是不恨卡诺,只是,她更爱他,愚蠢而自私的爱着。

本剧最终的高潮在最后,在萨琳娜接受了艾丽娅赠予她的最小的儿子那一刻。艾丽娅说,“我要赠予一样能让你活下去的礼物”。艾丽娅是整部剧中,唯一给予萨琳娜爱的人,只是,她出现的太晚,在一切复仇化为尘埃之后。也许,她出现的又刚刚好,安抚了两颗游荡的灵魂。萨琳娜把西索科的最后一节脊骨送给了艾丽娅,并不是因为她内心不再对西索科有所怨憎,只是,那是唯一能回报给予她温暖的善良的心。那个新生儿才是对萨琳娜最终的宽恕,归还脊骨才是萨琳娜最终的自我救赎。那时候的萨琳娜,放弃复仇的萨琳娜,才摒弃过去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只是,曾经的苦难,曾经的岁月,风沙和时间在身体和心灵留下的那些痕迹真的能一笔带过,了无踪迹吗?

如果,围观的吃瓜群众,都未曾那么冷漠,有一点爱和关怀的话,或许悲剧不会上演。

其实,还有一个稍微温馨感动的点。就是萨琳娜的婆婆从养尊处优的位置忍受风沙侵袭,一路尾随萨琳娜,只为挖出来所有的西索科的脊骨,以便他灵魂得以安息,无论她对萨琳娜多么苛责,面对她的丈夫,还是用尽真心。所以,在萨琳娜叫嚣着,“好吧,挖出来的都给你,但是最后一节,你永远得不到,他游荡的魂魄,永远只能低着头颅”的时候,有些许心酸。

各种好听的好玩的乐器也是这个戏的一个亮点。原生态的舞蹈和打斗方式看起来像是一个个祭祀的缩影,也为本剧增色不少。

在茫茫大漠中,抱着襁褓中婴孩,踽踽独行。她怀里的,或许是她的救赎。我们都是施暴者,无知无智无聊无畏无情无心的看客,只是,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我得不到救赎。

by:小井牛

原创文章,转载请说明。
分享到:
0         0

话剧《萨琳娜》

© 2009-2013 宽友(北京)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 京ICP备11012040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0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