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七卦详细

吕丽萍回归话剧舞台,国话人艺实力派名角齐上阵

2016年12月11日访问:1193

吕丽萍回归话剧舞台,国话人艺实力派名角齐上阵

话剧《独自温暖》北京喜剧院倾情首演

幽默、时尚、温暖、哲思一个都不能少

舞台旋转,布景变幻,时尚摩登的老太太穿梭其间,或轻歌曼舞,或暗自垂泪,或毒舌金句,或肺腑箴言,与儿子、孙女、私人司机上聊人生哲学,下侃柴米油盐,婚姻与爱情的真相缓缓揭幕,老境的险阻和困恼苍凉示人……

12月7日晚,由北京市演出有限责任公司出品,冯丽编剧,王延松导演的话剧《独自温暖》在北京喜剧院倾情首演。该剧演员阵容十分强大,除了难得回归话剧舞台担当主演的吕丽萍,在剧中扮演一位特立独行的老妇人,更有来自中国国家话剧院的侯岩松和李晔以及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韩清等不可小觑的实力派演员鼎力加盟,强强联手的精彩演绎,温暖了北京,温暖了寒冬,也温暖了人心。

现场:

一个转台四个场景吕丽萍老年造型如同时装秀

话剧《独自温暖》的舞台中央有一个容纳多个场景的转台,最大程度拓展了舞台的空间,将客厅、厨房、花园、车库四个场景“无缝拼接”,既保证了作品的连贯性,也切合了戏剧的主题——时间流逝生命轮转。在李晔饰演的儿子为吕丽萍饰演的母亲打电话寻找私人司机的一幕中,追随主人公的脚步,身后的场景匀速旋转更换,给人以电影的画面感。

而在四个家庭场景之外,舞台还拓展了马路、街角等其他布景,为观众延展视觉想象。值得一提的是,所有布景都精致典雅,沙发、书柜、餐桌、走廊、树木甚至汽车,还原出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的既高雅又高贵的效果,为观众奉上视觉盛宴。

此外,从《编辑部的故事》里走出的犀利幽默的“戈玲”虽然一头“奶奶灰”,却上演了一场时装大秀,从紫色连衣裙到黑色礼帽、从粉色披肩到浅蓝色大衣,连不少看过戏的80后、90后观众也连声赞叹,“好像到了巴黎时装周”,“吕丽萍老师老年造型比年轻时还美,绝对可以上时装杂志!”

王雨晨摄

笑中带泪金句频出喜剧背后折射人生万象

导演王延松在接受采访时说,“这部话剧给人带来的笑是会心的,是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本能的被激发出来的笑。”首演现场,笑声不断,掌声不断。比如,一句“什么好心态坏心态的,心态又不是裤腰带,松松,紧紧的,不可能。调整心态,都是骗人的。心态要是能调,命也能改了”,短短五十字,就让观众笑了三回。

剧中不仅吕丽萍扮演的老妇人言辞犀利幽默,侯岩松扮演的工薪阶层司机老楚、李晔扮演的成功人士儿子、韩清扮演的叛逆孙女,都有符合各自身份的幽默。比如司机老楚为了向老太太炫耀自己能当保镖,一个大劈叉坐在地上,却半天起不来;老太太在路上看见年轻人捧着手机低着头要撞到电线杆子,老楚解释说“他们有WIFI触角”;安慰老妇人时,老楚还自比“从克林顿到川普到老楚,男人都一样”。儿子埋怨母亲刻薄时,对老太太说:“妈,您不能扮演鲁迅,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同时,还客串祥林嫂。”而孙女更是得了奶奶的“真传”,讽刺那些喜欢花别人钱附庸风雅的“专业小资”:“看电影,看话剧,偶尔也在咖啡馆看书,在淘宝上买绿色面膜,在书店听傻叉讲座,在画展上披头散发,裙子长得跟打铁的似的,看见谁都微笑,好像性格温柔得不行,其实在家常常就是一个泼妇。花老公钱和花父母钱一样手狠,必须做的运动就是瑜伽,练瑜伽时,想的都是怎么出轨……”剧中耐人琢磨、引人发笑的毒舌金句频出,也犀利幽默地讽刺了很多社会上的现象。


王昊宸摄


王昊宸摄

对此,编剧冯丽表示,这就是东北人的幽默。“我是东北人,东北人大部分是这样的,我们挑刺不是直接挑,是绕着挑,骂人可以用脏字,也可以不同——冷嘲热讽。东北城市里人与人之间的幽默感是非常细微的,有时是需要意会的,冷而简短,特别有范儿,特别有味道。”

尽管是一出喜剧,但这部话剧也有“喜剧的忧伤”。当剧中人聊到“有一样东西,是补不回来的……”“——活着”的时候,全场陷入静默,不少观众还流下了眼泪。而种种关于生老病死的真知灼见,比如“活着到处是陷阱”,“老了就是不能了,你不能这样,不能那样,最后不能活了,想死,也不能。老了,就是什么都不能了”,“钱必须花到,罪必须遭透,才可以死去,这样,活着的人才能心安理得”……都让人心生感叹。不少中老年观众都说:“真是说中了我们的心事啊!现在的话剧舞台太难得有这样替我们说出心声的台词了!”

正如导演王延松所说:“《独自温暖》这个剧本中有很多沉重的东西,很多黑色的东西,很多当代的现实中存在的问题。它是一部有分量的喜剧,一部充满着悖论的叙事圈套的喜剧,一部充满着一个又一个令人期待的人生秘密的喜剧。它不是靠外部技巧堆垒出来的所谓的喜剧,它的原生动力来自于每一个创作主体的有感而发,特别真挚,特别诚恳。像一滴水从充满阳光的天空滴落,在它滴落瞬间折射着世界的全部。尽管它是一滴水,尽管它在滴落的时候可能会消逝,会被吸纳、被抽干,但是在它运行的过程当中,真实的折射了它所处的这个世界。”

幕后:

纪念去世父母先锋派作家喘了“艺术家的第二口气”

编剧冯丽是以“皮皮”作为笔名的旅德女作家,曾与余华、格非、马原等作家一起被定义为“先锋派作家”。《独自温暖》是冯丽的话剧处女作剧本。

2012年,冯丽父母相继去世,皮皮的创作也陷入了危机。几年里,皮皮放下了以往小说创作的驾轻就熟,开始思考父母等亲人离世带来的启示,在新的视角下,她发现了老人世界另外的真实,某种日常中大家因为习以为常进而忽视的真实。“老人活着的信念就是——不死”,冯丽如是说。

冯丽表示,《独自温暖》是她新的尝试。“近些年来,在我反思皮皮时期创作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问题。当我从这些问题中慢慢爬出来,喘了哈维尔所说的‘艺术家的第二口气’之后,觉得皮皮的时代可以结束了,我希望有新的创作面貌。”

谈及创作过程,冯丽说,虽然对题材很有冲动,但整个创作过程也不容易。她前后修改了四稿,跟着剧情、跟着人物,笑过也哭过。她告诉记者,“希望这个尝试也是一个新的开端,以后能再写几部话剧作品。”

王昊宸摄

解读“独自温暖”珍惜当下拥有

作为著名影视演员吕丽萍刻画的很多角色都家喻户晓,谈及为什么接演这部话剧,她说:“当年我们演《编辑部的故事》时,有12个编剧,我当时看剧本看得肚子都笑疼了。但从那以后,这种幽默的东西就好像销声匿迹了。所以我特别感谢《独自温暖》这个戏的编剧冯丽,她写的第一部现实题材话剧处女作,让我终于找到了曾经的感动。我现在是五十多岁演一个七十多岁的人,希望能创造出这个人物的年龄感和她所有美好的一切。”

人可以独自温暖吗?这部话剧带给观众们这样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主创们也有自己的回答。饰演司机的国家话剧院优秀演员侯岩松说,“人要找到一个出口,甭管是什么年龄的人,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独自温暖》这个戏恰恰是在寻找出口的过程中,让不同层次不同阶层的人的生活,产生了一些既幽默又深刻的东西。”

编剧冯丽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个不好说。有人能独自温暖,有人不能。其实,温暖不仅仅是一种状态,更是一个人的内在呈现。有些独自的人,你接近他就会感到温暖;而有的不是独自的人,你在他身边会倍感孤独。我觉得每个人都渴望温暖,但很少有人认真想,什么是温暖,自己是否能给自己温暖的感觉。说到具体的层面,独自生活还是与人一起,我觉得是命运决定的。如果命里只能独自温暖,那么即使有人陪伴,对方也不一定能给你温暖,反而更麻烦。如果注定有一个人能给你带来温暖,你拒绝也没用。还是听天由命,而且要珍惜当下拥有的。”

在王延松导演看来,“这个剧本中的故事,故事背后的故事,以及故事生产其他的人物都是每一个人的碎片,《独自温暖》就是将这些碎片都拼凑成一副美丽的图景。这是一部令人感动的温暖的戏剧。”

王昊宸摄


分享到:

© 2009-2013 宽友(北京)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 京ICP备11012040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0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