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七卦详细

独角戏女王诞生——《九又二分之一爱情》一场由一个人掀起的革命

2017年02月19日访问:699

独角戏女王诞生

——《九又二分之一爱情》

一场由一个人掀起的革命

由中国当代先锋戏剧导演孟京辉执导,剧坛百变女郎黄湘丽主演的全新独角戏《九又二分之一爱情》将于2017年3月16日—4月2日期间,在北京?蜂巢剧场首演,该剧为黄湘丽继《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和《你好,忧愁》之后的又一部全新独角戏。

以大胆极致的冒险主义精神

颠覆大众对独角戏的认知

在观看一部独角戏之前,你可能会产生这样的联想:只有一个演员,会不会很枯燥?两个小时的演出时间,一个演员撑得住吗?每场都是重复的演出,会心生倦怠吗?一个人到底发散多大的能量,才能辐射到在场的观众?

颠覆大众对传统独角戏的认知,催发一个演员的极限并且创造新鲜的表达体系,就必须打破固有的文化概念和知识结构,让演员常处于自我创作的否定与怀疑之中,从而驱使他找到艺术创作的动力。这是一场自我摧毁艺术,同时也需要重新建构的勇气。

我们在观看孟氏独角戏时,通常会引起这样几种生理反应。

1、怪诞迷离的灯光、奇异的舞台构造、演员夸张的肢体形象、多媒体装置的全面融入,以至于身处观众席的你,都会不自觉的跟先锋艺术沾染上关系。

2、视觉、听觉、嗅觉、味觉都会被充分的调动起来,饿着肚子观看时效果更为显著。

3、在演员精准的表演节奏和造型迥异的形象搭配之下,她还将十八般武艺统统拎上台,直叫人大呼过瘾。

4、没有缓缓道来的故事情节,同时否定了主流意识里的情感,在这种极度浓烈的表演形态下,往往却能找到自己内心的参照。

究竟如何做到这样独具魅力的独角戏?这不仅与导演孟京辉的编排有关,更重要的是舞台上演员的精湛表演。在孟氏先锋戏剧的舞台上,掀起这些化学反应的,是这样一位女演员,她以其鱼龙百变的率真表演,和大胆极致的冒险主义精神,成为了独角戏舞台上最具魅力的聚光点。

她就是——黄湘丽。

戏剧与生活何殊?

源于持之以恒的坚持

2017年,由中国当代先锋戏剧导演孟京辉担任艺术总监的“北京蜂巢剧场”建成九年,平均每年,都会在全世界完成800多场演出、邂逅40多万的观众,并且创下了一天内同时演8个戏的记录。经典剧目如《恋爱的犀牛》,每年都在各地轮番巡演,同时新的剧目也在不断孕育。这九年来,孟氏戏剧一直在摒弃陈旧,拓展新系。

黄湘丽,加入孟京辉戏剧工作室九年,这些年内,她分别参演了《恋爱的犀牛》、《爱比死更冷酷》、《怪谈》、《镜花水月》、《三个橘子的爱情》、《新娘》、《蝴蝶变形记》、《桃色办公室》,主演了独角戏《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以及《你好,忧愁》。

她由和别人搭档演出,到自己一个人撑起整场。她一个人的演出量就已经达到了2000场,平均每年的演出量就有230多场,相当于一周工作5天,且全年无休,每一年,都有8万的观众,在看黄湘丽的演出。

她的舞台也已经延伸到了世界各地:北京、上海、杭州、成都、西安、武汉、深圳、乌镇、法国阿维尼翁、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布里斯班、墨尔本、新西兰奥克兰以及德国柏林。

但即使是这样庞大的数据,也只是我们肉眼所及的。因为这些每场两个小时屹立于舞台的总数据背后,是需要付出几百倍不被孤独吞噬的坚持。她的生活俨然已经与戏剧融为一体。


孤独亦百变

从芒刺中将名著的灵魂打磨发光

2013年,改编自茨威格的同名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作为黄湘丽的第一部独角戏诞生了,她演绎了一个女人的一生,这个女人卑微,亦强大,强大却容易破碎。在舞台上,她从跳跃般的灵动转变为妩媚,接着是疯狂,最后气力全无。她带着满身的伤痕准备好了叙述一生,她时而狂喜时而愤怒,最后犹如受伤的小猫般,只能独自舔拭自己的伤口。她将一个悸动又绝望的女人的一生跃然于台上。

在创作过程中,她和导演孟京辉,并不满足对原著简单的描摹,同时也摒弃了抒情的手法,而是动用了一种更适应于黄湘丽的美学表达:将音乐弹唱、动画影像、手持DV拍摄和视觉元素外化,用跳跃性的、超现实的风格,让一个女人一生中各种各样的链条摆动起来。

2015年末,改编自萨冈的同名小说——《你好,忧愁》同样以独角戏的方式上演。作为黄湘丽的第二部独角戏,她在其中挑战了一个人演绎五个角色,这五个人都是截然不同的性格、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她将这些异变融入了这部独角戏,以一种交错的意识流方式,把一个青春期反叛的邪恶少女,以其不可承受的青春代价,置于台上。

当她背着黑色翅膀,身穿黑色裙裾,踩着格子与格子之间的狭窄空隙,岌岌可危地出现在舞台上时,一个独自对抗时间的神经质女孩、一个天使与魔鬼的结合体,瞬间扎入了观众的内心。

戏剧之外,舞台之上

在艺术的多栖领域里绽放

戏剧之外,舞台之上,黄湘丽还在艺术的多栖领域里不断绽放。“做孟京辉的演员是一种幸福,你可以充分表达自我,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成长。”黄湘丽如是说。

作曲,是黄湘丽除表演外另一种表达情感的方式,她的原创音乐有一种奇特、飘逸且丰富的气质,她的声音或清透、或嘶哑、或忧伤、或性感、或带着她自己天然的个性。伴随前两部独角戏的演出与原创音乐的积累,黄湘丽还开了两场个人演唱会——《我瞬间的眼泪》、《我左手的秘密》。

与此同时,戏剧演出生活,给黄湘丽带来了新鲜、丰富的视觉享受和文化滋养,表演上的天赋才能使她关于视觉艺术的创作也颇具特色。演员的身份让他可以在表演与摄影等领域往来自由,同时也形成了其自我创作的丰富多样。黄湘丽个人摄影展《黑的白的》就是最好的佐证,她将精心拍摄的翻转黑白照片手工上色后,完成了相对应的肖像作品,手工填色的痕迹被保留下来,充斥着她感性而稚拙的手作风格。这些摄影作品依旧在蜂巢剧场的前厅展列,

如上,只是黄湘丽这颗巨大的能量核里的冰山一角。


不断斩旧迎新、又一突破性的独角戏——《九又二分之一爱情》,将是一场全新的冒险,黄湘丽的能量核还在不断被触发。这一次的创作已经不满足于呈现一个完整的剧本或小说,而是取材于发生在中国南方的真实复仇故事,再生长在文学的巨冠之上,结合了《荷马史诗》、古希腊悲剧、尼采的哲学著作《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杜尚的回忆录、奇斯罗夫斯基的电影《机遇之歌》等等,重塑文本结构。诗歌和经典文学的提炼融合都是创作的源头,众多文本碎片和歌曲将精确的交织,它们将萃取人的潜意识,把梦、欲望、恐惧当成试验品,讲述了一个现代社会的“公主复仇记”。

黄湘丽一个人在舞台上将驾驭10个角色,并在这其中融入了她喜剧表演的天赋,舞台上的生活幻境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具有超现实气味的空旷感、这些填补空白和散发温度的任务,都交给演员的大胆表演来完成。

一个人,九年,坚持,只做一件事。这种坚持是一种背弃孤独、抛除寂寞、自己无数次被打破后又重组的,并且毫无怨念的坚持,而黄湘丽坚持的这件事,已经构建了她的思想,并且又回馈到了她的思想。在“艺”与“术”之间,已经形成了一种调配和平衡的关系,而且为她延展了思想的打磨空间。

正因为这样不断的打磨,才有了独角戏《九又二分之一爱情》的核聚变,舞台上那些变化多端的肢体语言、以及那些令人无法自拔的情感,都是一遍遍尝试与寻找后,才得出的。它们每分钟都能让观众发现意外、找到参照、发现对“爱”的一种深刻感受。

重新定义独角戏

探索现有词库里尚未填充的全新美学概念

独角戏——单人直接面对观众的表演形式,这种通俗的解释,已经被无数遍的重复。其实作为一个独角戏演员,同时在几个角色中转换,并不是难事。

而黄湘丽的表演,是在探索现有词库里,尚未能填充进去的全新定义。

这是一个人的革命,导演孟京辉将它称之为“孤独临界点表演”,也就是她清楚的知道什么时候该与台下的观众交流,什么时候又该“忽略”他们。在舞台上,黄湘丽会以赤裸而又直接的姿态面对观众,零过渡,零介入,精准的表演节奏,以宏大的尺度把握文学语言,自由的使用道具和音乐,并留给观众想象的空间和诗意的美感。她这种独有的表演风格创造了一种全新的戏剧美学概念,通过独角戏作品带入了整个戏剧界,正影响着一部分人。她的价值,相信在座的应该可以进行自我判断。不论是表演创造力、歌咏能力、文学素养、艺术审美、形体的塑造力,还是身体局限的突破,灵魂轨迹的探索,黄湘丽已经把把整个人生焊接到了戏剧上,对待戏剧如信仰一样专注奉献。

如果用一种现象,一种精神来定义独角戏这三个字,那就是:独角戏=黄湘丽。

就像我们所期待的那样,独角戏女王诞生了,这是属于她的黄金时代!

《九又二分之一爱情》

导演:孟京辉  

主演:黄湘丽

2017年3月16日-2017年4月2日 北京:蜂巢剧场

2017年4月26日-2017年5月7日 上海:艺海剧院先锋剧场

2017年6月29日-7月2日 杭州:蜂巢剧场




分享到:

© 2009-2013 宽友(北京)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 京ICP备11012040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0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