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七卦详细

百老汇团队制作《变身怪医》中文版 复古风潮悬念迭生

2017年07月13日访问:1020

百老汇团队制作《变身怪医》中文版

复古风潮悬念迭生

继中文版《妈妈咪呀!》、《猫》后,又一部百老汇巨作《变身怪医》将由百老原主创团队改编为中文版搬上舞台,这也是该剧20年来巡演28个国家后,诞生的首个中文版本。

《变身怪医》源自19世纪英国著名小说家史蒂芬森的小说《杰克与海德奇案》,讲述了维多利亚时代一段扑朔迷离的奇案,因进行医学实验而意外精神分裂的杰克医生化身恶魔海德,展开了一段与自我命运与爱情的善恶大作战。

这部被誉为“复古、华丽、奇幻、绝唱”的音乐剧,被认为是继《猫》和《歌剧魅影》之后,又一部关注人性与哲理的音乐剧巨作。

据悉,该剧将于今年9月8日-29日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进行首轮演出。除北京外,音乐剧《变身怪医》还将于7月28日至8月31日登陆上海、10月11日至10月31日造访广州。


双重人格  再掀维多利亚奇幻复古风

《变身怪医》的故事背景发生在1885年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这是一个科学主义与神秘主义混淆的时代,也是福尔摩斯(1880年代)、开膛手杰克(1888年)、弗兰肯斯坦(1818)与吸血鬼德古拉传奇故事盛行的时代,复古、华丽、暗黑的时代氛围,科学和医学技术的进步激发了人们的想象力,也让人们对人性和人的自我认知问题产生了更大的困惑。

杰克医生因父亲患有精神疾病,决定开始一场分裂人类精神以治疗疾病的研究,把自己作为实验对象,却分裂出了双重人格,白天是善良正直的医生杰克,晚上则化身成邪恶的海德,对曾经反对他的理事会成员实施谋杀计划。他终日徘徊在善恶之间,被内心的负罪感和犯罪快感拉扯撕裂。同时,与出身高贵的未婚妻和底层舞女的情感纠葛也令他无所适从……

在心理学界,“杰克与海德” (Jekyll & Hyde)已经成为了“双重人格”的学术代名词。医者仁心与疯狂杀虐,浪漫柔情与狰狞凶残,意识与潜意识的对峙,人性善与恶的角逐,这一场自己与自己的无尽战争,冲突强烈,悬念迭生,剧情也在人性的善恶之间快速反转,让整部剧一直维持着高频能量,原本走向大团圆的结局在瞬息变成了一幕悲剧,惊诧之余,发人深思——人,到底是是简简单单黑白分明一成不变的非善即恶,还是既善亦恶,时善时恶?

在音乐剧中,以“双重人格”为题材的作品并不少见,《剧院魅影》中的魅影也是有着典型的双重人格,但相比隐藏于面具之后的神秘莫测,《变身怪医》直接将男主角的人格分裂过程,鲜明快意地呈现在观众面前,强烈刺激的戏剧体验使得该剧韩文版连续保持了10年的高票房纪录。

因地制宜 中文版改编的不只是语言

今年京沪广三地音乐剧扎堆,从《魔法坏女巫》到《修女也疯狂》、《保镖》等,而唯独《变身怪医》成为今年唯一一部改编中文版的百老汇巨作。

是不是每一部海外的音乐剧作品都适合改编成中文版?《变身怪医》中文版导演大卫·斯旺表示,成功的改编必须满足两个前提条件,那就是精彩绝伦的故事和优美的音乐,“无疑《变身怪医》这两个方面做得非常完美,所以这是我认为这部剧能在全球演出,并且能改编成不同语言版本的原因”。但大卫同时强调,所谓的改编的也不应该只是语言的翻译,而是要找到在某个特定的语境下讲述故事的方式。

“当我去到不同文化的国家进行排练,和演员以及该国制作中的其他人员一同工作,我会探索在当地的文化环境下最好的向当地人表达这个故事的方法,怎样才能让观众们拥有最好的观剧体验,能最多地感受到这部作品想向他们传达的信息和思想。”

大卫表示,《变身怪医》目前在全球上演的各个语言版本都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性,怎样把《变身怪医》从原版转变成中文版呈现给中国观众,将是接下来要完成的工作。“我们的目标不是去做一部外来文化的译制作品,更多的会去尝试把它做成一部更原生化、本土化的,贴近中国观众的音乐剧。”


走内心戏 不是合家欢更像励志剧

一面是市场的井喷,一面是眼界的拘囿。不可否认,国内观众对于音乐剧的整体认知还是处于启蒙阶段,对于全球共同性的作品还缺少必要的了解。就像《变身怪医》的原版作曲弗兰克·怀德霍恩提到,音乐剧有不同口味,不同质感,可能并不是很多中国观众都知道这一点,“打个比方,《妈妈咪呀!》就好比草莓味的冰淇淋,那《变身怪医》应该就是巧克力味的,虽然口味不同,但是它们都非常美味。”

导演大卫认为,虽然经典音乐剧以欢乐喜剧、名著改编类为多,但以《变身怪医》为代表的“人性励志系”也是经典音乐剧不可或缺的一面,至少这也是一部经典的扫盲必看作品。

 “我们已经看到过很多合家欢的、更热闹的音乐剧,但《变身怪医》的特别之处就在于,透过这部剧,我们每个人也可以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我们也总是有许多我们不被允许去做的事,因为也许父母不允许你去做,或者社会不允许你去做,文化不允许你去做,但可能有时候我们内心深处会告诉我们自己要坚持走下去。”

 大卫提到,当他在执导亚洲版本的时候,亚洲的文化普遍是比较含蓄和隐忍的,可能道德标准也是比较高的,所以人们可能没有机会也会特别想释放自己的另一面、不为人知的一面,“这正是这部剧能强烈触动人心的原因所在。


分享到:

© 2009-2013 宽友(北京)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 京ICP备11012040号-10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00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